manbext体育app

女子乒乓球世界冠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hequeenbeer.com/,乒乓球八连冠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乔红,1968年11月21日出生于湖北武汉,中国职业女乒乓球运动员,现为中国乒乓球女队教练,在北京体育大学攻读研究生。

1989年,乔红在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获女子单打冠军,同时和邓亚萍合作获得女子双打冠军。在其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邓亚萍和乔红在国际乒联的世界女子单打排名中分列第一和第二位。乔红在奥运会中获得一银一铜,同时和邓亚萍合作获得两枚女子双打金牌。

乔红,女,1968年11月21日生于湖北武汉。原中国国家乒乓球队队员。

7岁开始打乒乓球,被选入南垸坊小学乒乓球队。1980年进入湖北省乒乓球队。

1995年9月,与日本松下电器公司签订为期2年的合同,从1996年3月起代表该公司参加日本国内比赛。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结束后,正式退出国家队,继续到日本松下电器公司打球。1997年6月回国参加第八届全运会。1998年与松下公司续签一年合同,出任日本松下电器队队员兼教练。

乔红1968年生,身高1.62米,中国湖北省运动员,后入国家队。右手横握球拍两面拉弧圈结合快攻打法。主要成绩:曾获第40届世乒赛女单与女双冠军,第1和第2届世界杯女团冠军,第25届奥运会女双冠军,第2届世界杯双打比赛冠军,第42届世乒赛女团冠军,第43届世乒赛女团,女双冠军和女单亚军,第26届奥运会女单第3名,女双冠军。

乔红除了发球极具威胁之外,其反手快拨或快带能有效地牵制住对方半台区域内的进攻火力;正手拉扣结合处理得当,命中率高;全面范围内的两面摆速快,能对付不同技术的打法。她技术全面,临场心理状态稳定。行家们认为,乔红是女子横握球拍两面拉弧圈打法向男子化方面发展在亚洲最成功的代表。

退役之后,乔红担任过国家队教练,现任广东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院长助理和乒乓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

1989年,在第40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女子单打冠军;并与邓亚萍合作,获女子双打冠军;与队友合作,夺得女子团体冠军。

1991年,在第4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与队友合作,夺得女子团体亚军;与邓亚萍合作,夺得女双亚军。

1992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第25届奥运会上,获得女子单打亚军;与邓亚萍合作,获得女子双打冠军。

1993年,在第42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与邓亚萍合作,获女子双打亚军;与队友合作,夺得女子团体冠军。

1994年6月,在韩国汉城举行的第2届东亚韩国乒乓球大奖赛上,与乔云萍合作夺得女子双打冠军。

1994年8月,在全国乒乓球锦标赛上,与邓亚萍合作,夺得女子双打冠军。

1994年10月,日本广岛举行的第12届亚运会女子团体冠军;与邓亚萍合作,夺得女子双打亚军;个人夺得女子单打季军。

1995年5月7日,在中国天津举行的第43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与队友合作,为中国女子乒乓球队夺得女子团体冠军;个人夺得女子单打亚军;夺得女子双打冠军(与邓亚萍合作);

1995年8月,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第四届世界杯乒乓球团体赛上获女团冠军;

1995年9月20日,在武汉举行的全国乒乓球锦标赛中,与邓亚萍合作,夺得女子双打冠军;

1996年7月29日,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第26届奥运会女子双打比赛中,与邓亚萍合作,获冠军;7月31日,在女子单打比赛中,获第三名。

夺冠瞬间,乔红与邓亚萍,1992年在巴塞罗那第25届奥运会上,她与邓亚萍获女子双打金牌,女子单打负于邓亚萍获银牌。

“一个世界冠军不一定是个好教练,这话在我身上就有体现,至少目前是这样。”乔红的语气中带着一点无奈。她总结自己还算不上一个好教练的原因就是总是“心太软”。“如果小孩一怎么样,我就想当时我也不想练,对她们没有强制性,可有时候对她们还真要厉害点。老牛经常说让我狠一点,可我总是太理解她们。现在队内竞争那么激烈,她们每个人都不容易。”在队里,队员们都习惯叫乔红“乔姐”,心地善良的她的确是个善解人意的大姐姐,有例子为证:

“直通不来梅”男队第二轮队内选拔时,王励勤和王建军的决赛激战正酣,训练中的女队员对这场比赛也格外关注。利用喝水休息的空隙,凑到休息室门口瞅两眼。嘴上轰队员们回去训练,可每隔1、2分钟,乔红都会飞奔进场地,大声地给女孩们报比分。

女队在正定备战团体赛,一次队内从7:8开始打关键球比赛,由5个主力组成一队,按事先排好的顺序出场,另一边其他队员随便上,哪边先应到11次就算赢。当大分10比8主力队领先时,恰巧轮到张怡宁上场,可谁也不愿意跟她打,一直站在非主力这边的乔红代表她们说出了心里话:不让张怡宁打。主教练施之皓点头。虽然非主力队的最后一搏没能改变结果。可在队员眼中,乔姐总能帮她们说话。

做运动员时,乔红就想法简单。“打双打,我可能会想法多一点,主要怕自己打不好会影响邓亚萍,所以我双打发挥从来没有单打好。”当年,乔红是曾指导(曾传强)一手带起来的,师徒俩甚为合拍。自己做了教练,在执教方式上多少还会受曾指导的影响。“那时候,曾指导对我就一点不厉害,所以我现在对小孩也狠不起来。我从曾指导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我打球的时候,很少计较输赢,曾指导要求我,输球要首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从小养成先自我检讨的习惯,这样受外来干扰就比较小。我现在也会这样要求我的队员。可毕竟时代发展了,曾指导教育我的一些方法对现在的孩子可能不太适用,我也在慢慢琢磨,跟大隼(李隼)、老大(乔晓卫)他们多学习、讨教。现在起码的要求我能达到,可距离最高学府的要求,还远远不够。比起老大,我的执著精神还差得远。我想尽可能把队员带好,但至于能带成什么样,我就没想过。还是抱着我打球时候的心态,能进一步是一步。我想如果我野心再大一点,可能小孩跟着我会更好一点。”

“我打球那会儿,挺痛苦的,脸上都没什么表情,那是被吓的。现在谁也吓不着我,我挺快乐的。”快乐的乔红还喜欢传播快乐,充当周围人的“开心果”。

可爱、随和,热心肠是朋友对她的评价。吃饭坐在乔红旁边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她会不停地招呼你吃,给你夹菜,大家也不用担心吃到最后菜会剩,因为乔红肯定会给每个人进行分配。在外边吃饭,无论谁埋单,乔红都要先把帐单拿来过过目,看有没有算错。这时的乔红尽显女人体贴细致的一面。

1996年退役后,乔红被中国乒协公派到日本松下电器公司队,卸去了责任和压力,在那边她边打球边教球,日子过得十分清闲。可她偏偏是个不会享“清福”的人,闲得她直发慌。2000年从日本回来,乔红“落户”广州,在华南师范大学一本正经地做起了学生。虽然套头衫牛仔裤的打扮,让乔红看上去跟普通学生没啥区别,可学校领导却对这个学生格外“关照”,动不动还请她吃顿饭。周围朋友就更不用说了,经常跟乔红说,想吃什么就打个电话,到家里只管伸筷子;周末朋友聚在一起玩,她难得才陪人家打打乒乓球,乔红很享受这种有朋友“照顾”的感觉。“可能我是一个人,他们都觉得我怪可怜的。还有就是我属于比较会营造气氛的那种人,大家在生活中都有各自的压抑,跟我在一起,闹腾闹腾可能挺解乏的。”笑看来善于充当大家的“开心果”让乔红深得人心。

据好友柳屹说,乔红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昵称——“闹闹”,原因是一旦她忙完自己的事情,最擅长的就是给别人“捣乱”。除非那天她心情不好,闹腾不起来,可过一会儿雨过天晴,便恢复“闹闹”本色。2001年大阪世乒赛时,时任乒羽中心主任的刘凤岩送了乔红一个异曲同工的日本名字——“闹得慌子”。

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乔红也会找朋友絮叨一番。“谁还没个烦心事,说出来就好了。我、刘北剑、柳屹三个人性格挺像,经常在一起。我在北京时,恨不得一个星期跟她俩见上4回,都是我去找她们。如果哪天正赶上她们有事,没时间陪我,她俩都会觉得挺内疚,说“闹闹”怪可怜的,可我要有事根本不理她们。”如此“没良心”的朋友却跟朋友维系了最铁的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和境界。”乔红一脸的骄傲。

1968年出生的乔红是个十足的“大小孩”,在训练场上,她永远属于“兴奋型”,认真给队员分组的同时,顺便绞尽脑汁地把自己也分进去。跟队员在一起做游戏、踢足球,属她玩得最疯,喊的声音最大。“连队员都说,只要乔姐和乔指导(乔晓卫)一上场,气氛就好多了。”一次身体训练,女孩分成两组进行接力赛。张怡宁和乔红分别是两个组的最后一棒,看见张怡宁“犯规在先”——还没等前一名队友跑回来就迎上去接棒,乔红也“不甘示弱”,中途折回,高举双臂做胜利冲刺状,周围的队员笑成了一团。“我从来没把自己当38岁的人,可能在运动队待着相对比较单纯。有时朋友说我,你三十几岁怎么过来的,酒不会喝,迪厅不去。可我觉得自己活得挺好,吃吃饭、喝喝茶,唱唱卡啦OK,不是挺好吗?”在生活中,乔红是一个按照自己想法做事的人,但她习惯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体谅人家的感受,所以,她从来不会让别人下不来台,也尽量不给人家添麻烦。可跟熟人要起东西来,乔红

从来没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我要东西狠着呢,徐主任、李头,刘头、杨头、老蔡、北剑、国梁,哪个没被我要过东西,他们都说我是‘死脸’。我就是觉得跟他们熟,而且又不是什么大事。”这恐怕也是乔红的AB面。从来没拿自己当高人看过,乔红也因此得到了球迷最真诚的喜爱。球迷为她做的个人网站“乔红乒乓网”,也许没有现役国手的那些个人网站红火。可在偶像更迭如此频繁的年代,淡出人们视线后,还能被人惦记着,难道不是一种幸福吗?当年,每收到一封球迷来信,乔红都会认认真真地读,格外钟情那些字迹工整的信,有空她也会提笔回一些。如今,当年喜欢她、给她写过信的两个女孩已经跟她成了很好的朋友。有时候,一个人的举手之劳成就的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梦想。“别人没接触我们这种人之前,也许觉得非常难接近,一旦遇到像我这样的,觉得太容易了,就会觉得我这人太好了。”很多人喜欢用“好人”这个词来形容乔红,可在她看来,那只是她性格的自然流露,她与人相处的方法也很简单:线]

1、“那段时间,对王楠而言是最困难的,她身边需要一个能够信赖而且知心的人,听她说说心里话。我只是充当了一个倾诉对象,在这方面配合了她一下,努力让她有份好心情,烦心事儿少了,投入到训练中的精力自然就多一些,打球关键还是靠她自己。”

2、“我觉得我挺能配合人家的。虽然我比邓亚萍先拿到世界冠军,可那会儿觉得自己双打挺差的,跟小邓配时,挺紧张的。我就觉得应该多想想她,理解她。加上她是进攻型,我是稳健型,我负责把球弄上台,由她来进攻。”

3、“比较一下我和小邓的付出,我觉得自己拿第二够好了。她实在太苦,每天平均比我多练一个小时。我除了比小邓差,比其他人还好呢。说实话,我挺佩服小邓的,我没有她那种毅力。但不羡慕她,可能我们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以我的性格,觉得那样活着太累。我比较随意,不会勉强自己,先尽力,不行就算了。”

4、“每次拿冠军都觉得挺知足,可到了下次打比赛,还想拿,但我确实很少跟自己较劲。你说我要是容易知足,也坚持不了10年啊。双打有小邓带我打,她那口气可以影响我,可单打我也一直不错。如果说我真的很知足,可能早就下去了。”

5、“我从来不说一定能拿冠军这样的话,因为不想给自己太大压力。就算我觉得肯定能赢这个人,也不会说自己一定行,万一输了呢,人家该说你吹牛皮了。”

1993年10月5月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公布世界排名,列女子世界排名第2位。

1994年2月9日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公布世界排名,列女子世界排名第2位。

1995年9月6日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公布世界排名,列女子世界排名第2位。

1996年3月26日根据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公布的最新世界排名,以1740分列女子世界排名第2位。

1996年6月21日,在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公布的女子单打世界排名中,列第2位。

1997年7月15日,在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公布的女子单打最新世界排名中,列第2位。

2008年5月31日北京奥运火炬武汉站的传递开始。奥运会体操冠军杨威成为武汉站的第一名火炬手。起跑仪式设在黄鹤楼公园。整个传递活动以“奥运圣火荆楚行、鄂川人民心连心”和“和谐之旅”为主题,武汉的圣火传递距离由原来的42.5公里缩减为20.7公里,将由208名火炬手完成。乒乓球女子世界冠军图为中国乒乓球女队教练乔红传递圣火,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双打金牌得主。

签名:庆裕 2002 展出:“奥运金牌榜”,中国青少年美育绘画工程之一,中国革命博物馆展出,2002年9月2日-9月4日。王庆裕(b.1941-) 河北唐山人。1967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曾任杭州画院院长、杭州市美术家协会秘书长、常务副主席、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常任理事、浙江省文联委员。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展览并获奖,被多所美术馆、博物馆和纪念馆收藏。主要作品有历史画《火红的战旗》、《气壮山河》、《革命先驱–孙中山》、《黄河谣》、《蓝色的梦》等。出版有《王庆裕画集》。 发表:《奥运金牌榜》,中国青少年发展服务中心主办,香港一画廊出版发行,2002年8月第一版。

右手横握球拍两面拉弧圈结合快攻打法。乔红除了发球极具威胁之外,其反手快拨或快带能有效地牵制住对方半台区域内的进攻火力,正手拉扣结合处理得当,命中率高,全面范围内的两面摆速快,能对付不同技术的打法。她技术全面,临场心理状态稳定。

从事业的巅峰到感情的低谷,再到趋于平静的生活,谈起乔红,人们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

1975年,正是全国上下掀起“乒乓热”的年代。武汉无机盐厂工人严方起酷爱打乒乓球,于是他建议好友——南垸坊小学体育老师王德谦在学校组织一支乒乓球队。恰好,董伟委从武汉汽车制造厂调来支教(体育),董王两人一拍即合。

同年,乔红进入南垸坊小学。“身材匀称,接受能力快”,乔红一下被选入乒乓球队。

为了加强脚下力量、启动快,教练董伟委在乔红及队友的脚后跟上涂粉笔灰,让她们踮着脚训练;如发现地上有粉笔灰,那么脚后跟落地的球员就要挨罚;

为了保证乔红及队友的动作规范、标准,董伟委将乒乓球台的四个脚锯掉,以适合她们的身高;

南垸坊小学规定每晚九点熄灯关门。但乒乓球队往往要训练到很晚,很多时候,熄灯后乔红还摸黑训练;训练完门房师傅不开门,她们就翻墙而过。

乔红儿时学习成绩很好,每门课程平均分在九十分,老师们都很喜欢她。“听话、温顺、老实”,乔红小学美术老师邱玉岚对乔红特别有印象:她很乖很听话,言语少。

一次区级比赛,乔红眼看冠军就要到手,但教练提出让她把冠军让给对手。乔红心里极大不乐意,但听话的她最终还是服从了大人的旨意,让出冠军。

输掉比赛后,下一场是和陈静对决。在打比赛时,乔红越想越觉得委屈,不觉就哭出来,一边打一边哭,最后这场和陈静的比赛也输了。从场上下来,乔红的眼泪还是流个不停。

一次开完家长会,班主任找到乔红母亲,建议乔红放弃打球,因为凭她的成绩,学校可以把她保送进外语学校。看到女儿训练辛苦,同时怕打球误了学习,母亲便不让乔红打球。乔红哭着去找父亲乔大友,乔大友在听过教练董伟委、黄庆伟的建议后,决定支持女儿继续练球,不过要求是:每次考试不低于85分。乔红这才继续她的乒乓之路。

乔红的童年并非人们所想的那样,每天是无尽的训练,她的童年是多彩、快乐的。

据乔红的同班同学刘莉回忆,一到课间,乔红就会和同学们丢手绢、踢毽子,这样的游戏乔红样样在行。

刘莉是当时学校田径队队员。每次校运动会,她和乔红都是班上的主力军。至今,刘莉还记得跑4×100米接力时乔红的模样,“身子半蹲着,两眼直盯着后面,等着我把棒递给她,样子特别认真。”

在刘莉的记忆中,乔红非常爱笑,“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线。”爱笑的乔红也有一副热心肠。当时,班上有一个双腿残疾的女生,乔红便经常和同学接送她上学。

1980年,乔红凭借全国业余体校乒乓球单打第二名的成绩进入省队,结束了她的学生时代,开始了全新的运动生涯。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乔红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年之后,在王楠跌入事业最低谷时,她出现在王楠身边。巴黎世乒赛上,王楠夺得3枚金牌,成为乒坛“全满贯”,赛后,王楠发自肺腑地说:“我很感谢乔红!”

很多人都曾好奇地问过乔红,在王楠身上究竟用了什么招。“其实,我真没什么招,就是跟她做个伴。那段时间,对王楠而言是最困难的,她身边需要一个能够信赖而且知心的人,听她说说心里话。我只是充当了一个倾诉对象,在这方面配合了她一下,努力让她有份好心情,烦心事儿少了,投入到训练中的精力自然就多一些,打球关键还是靠她自己。”

善于配合别人是乔红对自己的评价。“我觉得我挺能配合人家的。虽然我比邓亚萍先拿到世界冠军,可那会儿觉得自己双打挺差的,跟小邓配时,挺紧张的。我就觉得应该多想想她,理解她。加上她是进攻型,正在比赛我是稳健型,我负责把球弄上台,由她来进攻。”球风在很大程度上能体现一个人的性格。

没有邓亚萍那样强烈的好胜心,沉稳内敛的乔红似乎是个“知足常乐型”。“比较一下我和小邓的付出,我觉得自己拿第二够好了。她实在太苦,每天平均比我多练一个小时。我除了比小邓差,比其他人还好呢。说实话,我挺佩服小邓的,我没有她那种毅力。但不羡慕她,可能我们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以我的性格,觉得那样活着太累。我比较随意,不会勉强自己,先尽力,不行就算了。”AB血型的乔红说自己性格具有两面性,这种知足也是两面的。“每次拿冠军都觉得挺知足,可到了下次打比赛,还想拿,但我确实很少跟自己较劲。你说我要是容易知足,也坚持不了10年啊。双打有小邓带我打,她那口气可以影响我,可单打我也一直不错。如果说我真的很知足,可能早就下去了。”

对乒乓球,乔红确实谈不上酷爱。当初在学校,老师相中了她,便拿起了球拍。只因为启蒙教练的一句话:“乔红基础不错,一旦起来了,能坚持挺长时间。”爸爸乔大友就带着这个信念,让女儿一直坚持下来。“其实,我小时候可不愿意打球了,现在我也跟队员说,不要在我面前偷懒,你们那些小花招我都玩过。但我小时候特别听话,也因为没有其它本事。”乖巧的孩子总是讨人喜欢,打球一路上,学校老师、业余体校教练,省队冯梦雅教练都对乔红格外好。乔红当时与陈静胡小新并称为“”,眼瞅着她俩都进了国家队,可自己还在省里混呢。回忆起这段迟迟进不了国家队的“悲惨”经历,乔红说,怪不了别人,都怨自个儿,谁让国家队教练一看我打比赛,我就紧张,关键时刻掉链子呢。当时住一个大院的人都知道老乔家的女儿在打球,乔红知道自己打不出个名堂,爸妈脸上也无光。每逢周末,如果输了球,乔红特不愿意回家,虽然爸爸从不打骂她,可动辄一个多小时的思想教育,也让她吃不消。“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我爸当时讲的话都特有道理,可那会儿根本听不进去。”父母的面子倒成了乔红最大的压力。在省队,冯教练对乔红始终没有放弃。当年的湖北省体委主任还特意找来男队员给乔红做陪练。“堂堂一个体委主任,一个星期来看我两次,在田径场边站着看我跑步。当时我就觉得自己应该努力,但也没想太多,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打出什么样的成绩。”乔红从不说什么“豪言壮语”,她只会用实际行动表示决心:只要训练就好好练,有比赛就好好打。“我从来不说一定能拿冠军这样的话,因为不想给自己太大压力。”乔红坦言她不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做事容易先想好后路。“就算我觉得肯定能赢这个人,也不会说自己一定行,万一输了呢,人家该说你吹牛皮了。”也因此,乔红一向都很低调。

没带任何目标去打1987年全运会,甚至准备打完比赛就找工作。机会却在这时降临到她身上,凭借全运会单打第二的成绩,乔红靠实力打进了国家队。

1989年,初出茅庐的乔红第一次参加世乒赛,就出人意料地夺得女单、女双两项冠军。单打第二轮跟她在一条线上的李惠芬输给了一名朝鲜选手,有人跟乔红说:“你的机会来了!”她还不以为意。打比赛乔红喜欢自己守一条线,喜欢“留后路”的她在球场上却有股决绝的勇气。“跟外国人打能死拼,可如果碰自己人,多少有点抹不开面。”

初次登顶的喜悦也只持续了一小会儿。“挺高兴的,觉得冠军就这样啊。我记得当时徐主任还说,这丫头从哪儿冒出来的,一拿还拿俩(冠军)。”乔红拿着磁卡给家里打电话报喜,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爸,我冠军拿了,你们面子也有了,以后别指望我再打冠军了。乒乓球八连冠

“如果没我爸,我肯定打不到这个份上。拿冠军的那一刻,就是觉得满足了父母。自己一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以后拿的每一个冠军,我都不觉得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无非是让家里又高兴一次。所以大家每次看我站在领奖台上,都挺平静,哪次也没哭过,还不如在下面看人家升国旗激动呢。”拿冠军似乎只是为了不辜负期望,不断努力只是不想让别人失望。本性随遇而安的乔红,仿佛是为别人活着。

参加完巴塞罗那奥运会,乔红就嚷嚷着要退役,可领导做她的思想工作,一做便通。只要队里还需要她,乔红不会讲任何条件,而只要还在队里一天,她就认真踏实地练好每一板球。像她这种没有“远大目标”的运动员,最后能拿11次世界冠军,能坚持打到28岁,也正因为有了可贵的责任心和平常心。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